「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曹郭】那个讨厌的坏小孩

-两年前的小短文已Fin
-私设大过天
-脑洞大开
-食用愉快

那个讨厌的坏小孩

一.
    “讨厌的坏小孩。”带着无奈又宠溺的微笑,他撇了撇嘴角。
    “要是讨厌就扔掉嘛。”坏小孩越上比自己身高还高的桌子,满不在乎地抠着自己的指甲。
    “但愿从来没捡到过你。”他嘟哝着看着坏小孩,“真可惜。”
     “可惜就扔掉嘛。”坏小孩玩够了指甲,跳下桌子去翻垃圾堆。垃圾堆里的残羹剩菜当然不是什么美味佳肴。然而,据说配点新鲜汤水味道还是不错的。坏小孩哪里吃这个,分明就是赏赐给别人吃。
    他也不是不知道。大约明天的汤水里能找到些昨天的残羹剩菜了。他几乎苦笑。
    又奈这讨厌的坏小孩何?
    那时候路边捡到了,想扔也舍不得扔。谁都知道是什么缘故,却也都不说。就是拐弯抹角地劝诫他尽早放弃饲养这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省得那个坏小孩玷污了这整个堂堂大魏。
    他却始终不肯。
    哪怕那个坏小孩是多么的欠揍。
    一个不留心,一件官袍成了涂鸦画布;一个不留神,一封奏折成了竹蜻蜓;一个不注意,一桌饭菜成了垃圾堆……
    防不胜防。
    然后那个坏小孩得胜的微笑总是那么的冷静而淡漠,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
    真该死。
    该死得想把他扔掉。然而却不过嘴角一抹苦笑,一句“你这个讨厌的坏小孩”完事。恐怕那个坏小孩那天兴起玉皇大帝的玉玺破了两个洞,他也责怪不来那个坏小孩。更别提扔掉坏小孩。
    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
    那个坏小孩大约五岁了。至于是不是,只有天知道。然而坏小孩看上去似乎是不会长大。仿佛永远脸上都挂着那份稚气,行为都这么古怪。不过,在他看来坏小孩是个陶瓷一类易碎品,因脆弱而要得到特殊的保护。他不会丢掉坏小孩不管。他会寸步不离,守候着坏小孩,哪怕坏小孩从来都无法长大。
    噢。那个路边捡到的坏小孩。他轻声慨叹。好像竟是重要过了自己的儿子。
    只是因为……
    
    二.
    他理朝政时,坏小孩就在身边呆滞着眼神咬手指。他偶尔偷眼看坏小孩,发觉坏小孩对早朝可是厌烦透了。因为早朝破坏了他的美梦。
    然而他要是离了坏小孩一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他苦笑。天知道呢。
    大约不是坏小孩捣了什么乱,就是坏小孩出了什么岔子。
    他一向谨慎得很。因为坏小孩可是个易碎品。他瘦弱,多病,天生一副轻飘飘的模样。捡到坏小孩的时候,一阵风差些将坏小孩卷走。
    他可受不了,要是坏小孩忽然从他身边消失。
    他受不了。
    坏小孩咬着指头,颇不安地坐着。有时来回踱动,眼神中只有暗淡的光。大约坏小孩只是想旷掉早朝。那太拘束人的本性了。
    “让我继续睡吧。”坏小孩忽然凑到他耳边,轻飘飘地说。然后不由分说倒在他膝头。他一脸无奈,却轻搂过坏小孩,以衣衾作坏小孩的被子,压低了声音理朝政,似乎生怕吵醒坏小孩。看着坏小孩的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宠溺与爱怜。
    坏小孩大约不知道,他是个多么雄才大略的人。君临天下是他毕生的梦。他所做的每件事都与之相关。倘使有人阻碍,他必定心狠手辣绝不留情。
    而坏小孩可和君临天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要是没捣些乱,还是需要谢天谢地的了。寸步不离的坏小孩是个例外。
    寸步不离。他是寸步不离坏小孩的。是他寸步不离。
    坏小孩睡得很安稳。嘴角流涎。他颇有意味地笑了笑。
    噢,这讨厌的坏小孩。
    却依旧让坏小孩枕着他的膝,就这么安静地睡。
    只是因为……
 
    三.
    他离不开坏小孩。
    要是坏小孩离开了他,他准要大哭起来。对了,就像个孩子那样,大哭。
    说来很好笑,可那天坏小孩丢了五分钟,他竟就这么哭起来了。
    堂堂大男人,就这么哭,简直让满堂文武大臣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尤其是这唯一一次的哭泣的奇葩的原因。
    为了一个路边捡来的永远长不大的讨厌的坏孩子走丢了五分钟大哭。
    然而,天知道坏小孩有多重要。
    坏小孩回来的时候看着大哭的他依旧是脸上挂着有些稚气又淡漠的微笑,用细细的手指抹掉他的泪水,顺手在他的衣服上涂了个鸦。
    陪着他像陪着一个孩子似的直到他因坏小孩的使他习以为常的奇怪举动而慨叹。
    噢,你这讨厌的坏小孩。
    嘴角终于有了笑意。
    那天坏小孩恍惚看见他坚毅的眼底流出的惶恐。他后来很轻很轻地俯身,很轻很轻地对坏小孩说,多希望丢掉你啊。而后他的眼神里是深不可测的情感在流转,几乎有泪水。啊,不许再走丢了。讨厌的坏小孩。
    坏小孩给他的头发打了死结,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笑。他抱着坏小孩,眼里再也抑制不住在乎。
    不许再走丢了。
    那两道清晰的泪痕让坏小孩有些迷惘。坏小孩终于点了点头。从未有过的。
    坏小孩看到,他长舒一口气。然后,一个微笑悄悄诞生。
    噢,你这个讨厌的坏小孩。
    他的语气中含着点儿欣喜。坏小孩知道。
    也许坏小孩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在乎自己。
    只是因为……
 
    四.
    后来他死了。坏小孩在他身边,没有哭。
    再后来,谁也不知道坏小孩何去何从了。
    上天守口如瓶。
    他知道的。
    那个讨厌的坏小孩。他定会这么叹气。
    所有人都看得出,那个讨厌的坏小孩是多么的酷肖多年前离去的军师祭酒。无论是清癯的容貌,或是微笑中的淡漠,抑或是那奇异的行径。都多像啊。
    仿若是故人重游。
    又确乎如此。
    他知道的。
    确乎如此。
    假若上天为证,那么那个讨厌的坏小孩就是多年前离去的军事祭酒。
    他祈愿过上天眷恋。祈愿过让军事祭酒永远地留在他身边。他不停地祈愿。
    赤壁之战的慨叹,竟使愿望成真。
    于是那个从天而降的脆弱的五岁坏小孩,需要他倾其一生去保护。倾其一生。
    只是因为……
    那是他这辈子最在乎的人。
    不论那个人,是否还是故旧模样。那人就在身边,不离不弃,陪着他。
    只是因为……
    噢,讨厌的坏小孩。他就这么寻到了他。
    在天堂的最深处。
    说好了不离不弃。

——Fin——

——by 橙子。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