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夏欧】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
    孤独是一座花园
    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阿多尼斯
-------------------------------------------
 
    Daisy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眺望着远方。海天一线。淡淡的乳白色雾气柔和了汹涌的波涛,天空海水般的蓝,有那么一刹那她觉得,可能世界是一个被倒扣的杯子。她处在世界之巅,而天不过臣服于脚下。又或者她所处之处不是一座孤岛,而是世界的中心,余处皆为孤岛,庞大却飘落于各地。
 
    兴许真是这样呢?
 
    Sherriford是一座鲜为人知的孤岛,一间极端疯狂的精神病院,一个严加看管的监狱。她至今仍未想明白,是怎样的一种冲动,让她答应Mycroft来到这里工作,耗费自己大半的青春年华。
 
    也许是危险的诱惑,也许是冒险的快感,又也许……也许只是因为一个人。也许只是因为一个人吧,她放弃了优厚的工作,同意来到这里做护士。
 
    她小时候造访过马斯格雷夫庄园。她记得那家的哥哥姐姐们都很奇怪。他们自己和自己玩。谁也不搭理她。最大的小胖子自己和自己下棋,自得其乐。只有中间的男孩扮演着海盗和Daisy的哥哥Victor玩耍。最小的妹妹忧愁地玩着自己的小飞机,她正热切地注视着自己的小哥哥。
 
    Daisy想加入他们。可她不会下棋,也不喜欢海盗,所以她对Eurus说:“我们一起玩耍吧。”Eurus看了她一眼,绽开了笑颜。可是Eurus跑开了,Eurus不和她玩耍。她于是大哭起来。这时候Eurus回过头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Daisy,你能让我尝尝你的眼泪吗?我想知道是不是所有人的眼泪都是同样的成分。”Daisy点点头,继续抽泣着。Eurus走过来,扶住Daisy的肩,舔了舔Daisy的脸颊。
 
    “水……为什么还有一种形式,叫做泪水呢?”她低声喃喃。    
    “因为人会伤心。”
    “可是泪水没有用处。”她陷入了沉思。
 
    Daisy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明明只见过一次,可Eurus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可能只是被Eurus舔脸颊时自己朦胧的喜悦吧,又或者是Eurus古怪的行为让她记忆犹新。后来偶然听Mycroft和他的Rudy叔叔说起,要把Eurus送到水中央的孤岛上去,她就很想有一天去拜访一下。
 
    肩膀被触碰了一下。
 
    “啊……Eurus,是你啊。”
 
    石头冰凉冰凉的,她一声不发地在Daisy身边坐下。她看了看Daisy,冷静而缓慢地对Daisy说:“来吧,让我感受一下性的滋味。”
 
    Daisy和Eurus在冰凉冰凉的石头上纠缠。Daisy觉得自己的后背发凉。Eurus疯狂地吻着她,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Eurus不叫喊,也不说话。Eurus的动作粗鲁,仿佛是将所有的爱与恨尽数倾倒出来了。Eurus闭着眼睛,仿佛沉醉其中,感受着这中间的乐趣。在进入最高潮的时候,Daisy觉得自己浑身酥软。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其进入。戛然而止。Eurus站起来,拍拍灰,也不留恋,转身就走了。
 
    Daisy觉得世界仿佛在旋转。晕眩的感觉吞噬着她,迷醉的感觉啃噬着她。她的后背被石头划破了。血的气味,Eurus的气味,海的气味,泪水的滋味,全部混杂在了一起。很羞耻,可她很喜欢。也许她也疯了。
 
    她躺在冰凉冰凉的石头上,就这么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第二天见到Eurus的时候,Daisy的脸通红通红,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可是Eurus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泰然自若。这让Daisy觉得更加尴尬。她把食物递给Eurus,照例给她做身体检查和心理检查。她觉得,那个崩溃的人是她才对。Eurus一直面无表情。等到例行检查要结束的时候,她听到Eurus正在小声地呼唤一个名字。“Sherlock……”结尾的颤音分明。Daisy收拾检查器械的时候,瞥见了Eurus有些湿润的眼眶。
 
    Eurus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了。平时Eurus还是发号施令,还是威风凛凛,她用她的智商支配着Sherriford。可是,当见到Daisy的时候,Eurus仿佛心理防线崩塌,变成了那个渴望得到哥哥的小女孩。
 
    “不和我玩……”
    “没有用……”
    “尖叫……”
 
    Daisy觉得,Eurus的眼神里全是绝望与失落。Daisy有一次贸然问道:“没有办法忘记吗?”Eurus摇头:“'埋头于遗忘的海洋,却最终到达记忆的彼岸。'当你的头脑足够好的时候,你能记住所有一切你选择看到的选择听到的。”Daisy还想再问,Eurus摆了摆手,开始演奏起急促的小提琴。
 
    窗外的水声,听起来,像是在涨潮。
 
    Eurus有一天失踪了。Sherriford所有人都很紧张,除了Daisy。她只是觉得思念。她知道Eurus终于去找Sherlock了。Daisy听说过Eurus的童年。或者说她兴许也是Eurus童年的受害者。Daisy是Victor的妹妹。哥哥失踪的时候她一直一直哭,直到长大成人也不是很相信他死掉的事实。可她不恨Eurus。一点儿也不。
 
    Eurus再度回来的时候,整个Sherriford都轰动了。她把她的哥哥们都带来了。她和Daisy说,游戏时间到了。她说的时候有一丝丝喜悦,更多的还是压抑着的哀伤。Daisy没有亲眼见证这场游戏。可是后来,听Eurus说,Sherlock真好。Sherlock说他是傻子,但他在陆地上,可以帮她着陆。她说她那时候一直在哭泣。
 
    “泪水还是有用的吧。”Daisy忽然想到童年Eurus对于泪水的评论。
 
    她不回答,只是偏过头去。可能还在哭吧。
 
    Eurus被更加严密地关了起来。Sherlock时常抽空来看她。他是个好人。原谅她,救赎她。Eurus变得沉默寡言。可她平静了许多。
 
    “我想……回去。”一言不发的Eurus在Daisy正要离开房间的时候忽然开口,“帮我吗?”Daisy点头,算是答应。
 
    Daisy答应做新狱长的情妇,以此为条件他将当作什么也没看见。Daisy将Eurus带了出来,将小岛上唯一的船只驶出。一路上,Eurus言语缄默,可眼神中充满了希望。
 
    “一种新生活……”她笑了笑,“多么难能可贵啊。”
 
    后来Eurus和Daisy叙述起她那次去找Sherlock的事。她敲开221B的门,看到Sherlock有些吃惊的表情。他拍拍她的肩,问她要不要茶水。她说,陪我玩。他让她和自己一起探案。很好玩,虽然有些谜题实在是简单。但是很好玩。他还跟她下棋,虽然他盘盘都输。他做奇怪的实验,虽然结果都是可以预测的。他给她讲探险故事,有些还真有点好听。
 
    “那么你最喜欢什么呢?”
    Eurus笑了笑:“我最喜欢,他把我当作小孩子,打横抱起我来。”
    “抱起你?”
    “我和他打赌,说我这么重,他肯定抱不动了。”
    “然后呢?”
    “他就打横抱起我,一直抱着,好像我还是五岁,永远长不大的样子。”
    “他真好。”
    “是啊。如果可以,我想当个傻子。像他那样的傻子。”Eurus开心地笑了起来。
 
    Mycroft想要把Eurus关回去,Sherlock坚决不同意。Mycroft想要惩处Daisy,Eurus坚决不同意。Daisy也不用履行做情妇的交易了。因为她不会再回去了。Sherlock给Eurus编麻花辫,仿佛在重过他们的童年。好幸福,不是么。
 
    Eurus有一次对Daisy说:“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可这就够了。”
 
    海浪温柔地舔舐着沙滩,像情人温柔的情诗。那个在水一方的姑娘,找到了爱与幸福。她的孤独,降落在海中,碎裂成幸福的花瓣。

——Fin——
    

评论 ( 4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