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柯哀】-Decade-(番外、中秋贺、短Fin)

Decade 番外
 
#柯南视角#
#文风突变#
#请先食用正文#
 
    
    和灰原一起过的中秋一点都不浪漫。
    ——这是扯谎。
    虽然那家伙总是一副捉摸不透的样子,可是真的笑起来的时候像猫一样可爱。而且逗她笑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看起来那么坚强,有时候内心还不过就是个孩子。
    每次的地点都要由自己决定,我才不是什么精通浪漫之事的人,自然不会选什么好地点。她就次次吐槽,可是有时候啊,她那眼底幸福的笑意,让我恍然明白那家伙不过就是口是心非。
    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非陪她不可,明明她自己一个人就挺好。不过有时候看着她乖乖跟着自己到处乱跑的样子也是格外可爱,像个孩子似的跟自己打打树叶架、数数星星、吃甜得发腻的甜食、在深夜的大街上游荡。那样子的灰原好像重度童年一样。
    有一次灰原问我说,干嘛中秋节不和青梅竹马好好过,要来这儿受她的消遣呢。我先是语塞了一下,然后说,青梅竹马不会无聊,你的话,灰原,你总是一个人。
    灰原总是一个人,要是我不施舍一天给她,她岂不很孤单?
    我破过好多好多的案子,见过好多好多的人,很多人见过一面,我就能贴上一些标签,将之准确归位。可是认识灰原这么多年,我还是说不出,她到底可爱不可爱,到底算是朋友还是其他什么。
    她的嘴巴很厉害,在她面前说话要分外谨慎,不然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有好多次想要问一问灰原,她到底算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可是又不敢。因为就算我问了,她也会一如往常口是心非吧。真不知道为什么她非要这么拐弯抹角。
    不过这十年里面我也很快乐。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陪着她一点一点长大,虽然有时候觉得特别幼稚,但是重温了一下不一样的童年,还是非常有趣。每一年的中秋,她都会比前一年高一点,美一点,也更冷淡一分。可是也只有到那个时节,她才会丢下戒备,像个孩子。我知道她长大了会是一个大美人,也有时候会幻想她要是再次长大了,会过什么样的人生。不过,在每一种设想里,她都会幸福,不论我是否成为了局外人。也许她会遇到她的白马王子,可是每年中秋我还是会去看她,就像一个很好的朋友那样,或者说战友;也许她会成为科学界的天才,和我一起追求事业的巅峰;又也许……总之,我祝愿她幸福。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已经把她列入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的名单里。也难怪自己总要设想她的未来,觉得她会一直在自己身边。有时候她说些悲伤的话,说什么离开,说什么逃离,我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从没有想过在未来中她会是空缺的那一席,从未。
    我一直以为坐在那里欣赏她的吃相的日子会持续到天荒地老呢。
    直到她走了,那是后话了。
 
    一直以来我都注意到她愈来愈深的黑眼圈,总要她早点休息,可她又不听。我大概知道是解药的事。她自责、内疚。我很在意解药,至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在意的。我的人生至少有一部分是预设好的。我有我的青梅竹马,我热爱我的青梅竹马。我未来的人生,不管怎么样,都会在我的青梅竹马身边度过,这一点我没有感到怀疑。不过又觉得灰原的熬夜让我于心不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她不过是在赎罪,我又没什么亏欠她。后来她病了。那年中秋我去看她,她总勉强自己,明明没那么坚强。那时候看着她的时候,内心里曾经一闪而过一个荒唐的想法:要不,就让我成为那个可以让她卸下担子,不要总那么逞强的那个人?这个想法真是荒唐至极,以至于我一想就感到恐惧。可又确确实实在我的脑海中存在过了。她是个值得怜惜的女孩,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一次次都想和她说,不要这么自责。可又说不出口。最后只是轻描淡写地对她说,你很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记住了所有她喜欢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喜欢盯着她的脸看。有时关心得太细致入微,回想起来要是以我们的实际年龄算起来,我们该不会是在恋爱?这个想法真是愈发荒唐,我瞬间予以了否决。可我还是有点迷茫,灰原对于我,到底算是什么呢。
 
    唯一一次提起勇气问她,是在山顶上露营的时候。和她谈了好多朋友,第一次在谈及我的青梅竹马的时候,我对她说的是,我有些怀疑那样的情感是否叫做喜欢,是否不是一厢情愿把对方想得太美好。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好像有点惶惑地样子。我和她谈起她本人,可刚开始说她就说我们是朋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竟莫名感到失落。我们只是朋友么?不禁如此质问。真的只是朋友么?后来她说了什么,怎么温柔地给我喝了药,我都不甚在意了,我只记得她和我说,我们是朋友。
 
    第二天醒来她就走了,只留下了纸条说那是解药。我已经变回去了,放大的衣服她给我留下了。是新买的,十分合身。我别无选择。我有些茫然,换好了衣服,开始整理思绪。我发觉我并非很想回到青梅竹马的身边,又发觉自己似乎有点害怕灰原的离去。
    于是我去追踪灰原。我到了很多国家很多地方,找那个茶发姑娘,茫然、彷徨。我本来应该放弃了,回去享受自己幸福的生活——小时候被预设的那种。可不,命运就是这样,我说我至少坚持到第十年中秋,这就让我得到了线索。我追踪过去,终于在那个有些伤感的咖啡店见到了她。我对她说了十年来第一个中秋快乐。真的很快乐。我想我找了我想要的。
 
    未来还很漫长。对于那个茶发女孩的定位,我想,是的,不仅仅是朋友。如果我努力一下,她说不定会接受情人这个说法呢。对的。在找她的那一年里,我愈发明晰地感觉到,我是喜欢她的,是想把她作为情人的那种喜欢。也许有一天,我们的故事像另一个一波三折的童话,会被很多很多读者读到呢。那样我会觉得非常荣幸。
 
——Fin——
 
    
    
    
    ——by 橙子.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