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柯哀】-Decade-(中秋贺、短Fin)

Decade
-十年-
#小哀视角#
 
    -如果十年如一梦,惊醒时泪流满面,那请允许我沉沦于梦境,地老天荒-
    
     
    异国咖啡厅里放着伤感而凄美的音乐,咖啡的热烟缓缓地弥散着。香醇与苦涩的味感在舌尖打转,我缓缓啜着,觉得这样的味道似乎少了些什么。   
    大概是苦味太淡。
 
    「Another black coffee, please.」
    我唤住从旁走过的侍者,对她这么说。
    她眨了眨眼,好像猜测出什么样子似的。
    「Dating?」
    「Hmm…perhaps.」
    我犹豫了一下答道。
 
    这是一场约会,我和他的约会。
    只不过,这一切将不过存活于我的幻想中。
    只不过,这是一场不会再有人赴约的约会。
 
    ——今天是第十个中秋。
 
    记忆如旋而升起的水花,缓缓在涣开的时空里溢散开来。
    
    十年了……工藤。你还会记得,那个承诺么?
 
 
    DECADE_Year One
 
    『你也许无心的约定,使我的日历本上总多了那么一个大红圈。』
 
    月凉如水。
    那是我的第二个七岁。生活在惶恐与悲哀之中。
    中秋赏月于我并非什么乐事。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有亲人的人是没有资格过中秋的。所以我权且只当这一日形同虚设。
 
    可是你来了。
 
    绕行到我的身后,俯身在看着杂志的我的耳旁轻轻说,「一起去赏月吧,灰原。」
    我说谢谢,我不去。
    你却拉起我的手,把我带上天台。
    我有些压讶异,重复了一遍。
    「我说我不要。」
    你没有觉得奇怪,只是笑了笑。
    「两个人一起,你才不会孤单啊。」
    「自作多情。如果我已然习惯了一个人,凭什么喜欢两个人的中秋?」
    我其实觉得有些温暖,可又觉得这样的温暖本不是我应得的。于是我挣开了你的手,有些沉痛地对你那么说了。
    没有亲人的人本就没有资格过中秋,就算你一时兴起想要陪着我,那也不是永远。
    他倒是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
    「你不要也不妨,只是每年中秋我都会来找你的,灰原,你总是一个人。」
    我缄言。我想这不过安慰人的话,可是自己却有点相信了的意思。
 
    每年中秋都会来找我。
    多大又多小的承诺啊。
    没有勇气问是不是真的,只是静静地和你一起看月亮。
 
    神秘、温婉、偏凉的月光,流淌着不一样的美。
    我和你站在天台的栏杆前,谁也不说话,静默地赏着这样的美景。
    末了,你告辞离去,在出门前回头,对我说,晚安,灰原。
 
 
    DECADE_Year Two
 
    『第二个八岁,你在等我来。』
 
    中秋的那个晚上,我吃过晚餐,去学校的操场漫步。
    你在那里等着我。
 
    天色偏深蓝,月色偏乳白。
 
    我的内心有一点点震颤,因为你一年前的话原来不是玩笑。
    我本该信任你。
 
    「灰原。」
    你坐在操场的绿茵处,带着笑意招呼我过去。
    我于是也笑了笑。
    「大侦探原来能推理出我要出现的地方,真是费心了。」
    「侦探的基本功嘛。」
 
    操场上空旷寥阔,星夜繁星点点。
 
    厌倦了沉默不语,刚想开口打破沉寂,你却先开口了。
    「灰原,我们来打架吧。」
    哈?
    你接着说下去。
    「像个八岁的男孩和女孩那样,打架。」
    本想说别吧,这么幼稚。可是看到你认真地挑起了打架用的树叶,于是这话便成了善意的吐槽。我也拾起了树叶。
 
    万事俱备,只欠开打。
    以树叶为矛,以树叶为盾。
 
    「看招!」
    「嘿吼!」
    「唷!」
    你倒是玩得有模有样。
    我也沉浸其中,在树叶的碰撞、曲折中进进退退,跑遍了整个小小的操场。
 
    「灰原……」你气喘吁吁地笑,「你好久没这样笑过了。真的,这样子才比较可爱。」
    「诶,是嘛?」
    你在夸我啊。
    我把手上最后一片树叶丢在了他的脸上。
    「喂喂。我收回刚刚的话!」
    就是嘛,不可爱才是灰原哀的代名词。
 
    于是我笑了起来,起身拍了拍灰,「我走啦。」
    「诶?」
    「怎么,想留我?」
    「没没…路上小心。」
 
    你最后摆手矢口否认的模样,让我觉得有趣。我想明天做一个那样子的白玉团子送给你,兴许你会喜欢。
 
 
    DECADE_Year Three
 
    『天上有千百颗星,最明在心头。』
 
    那一年你和我躺在草地上数着星星。
    在杯户公园。
    草地微微泛着湿气,柔软的青草软软的。躺在你的身边,一颗一颗地数着星星。
 
    我曾以为这样的浪漫也会随风消逝。
 
    「一百七十八……一百七十九……」
    「一八零……」
    「喔,那儿是金牛座。」
    「距地球13145.21光年,守护神是维纳斯。」
    「灰原!」
    「一八一……」
    「……」
 
    「一千零一……」
    我觉得有些困倦,眼前那些光晕几乎像羽化般柔软而遥远。
    融进了一片漆黑之中。
 
    醒来的时候已是晨曦微醺。身上盖着你的大衣,衣角已然掖好。
    而你侧身望向我,笑着说,醒了啊。
 
    我不说话,揉了揉眼,一抔阳光倾泻入眼翳,温润如同晨间精灵温柔地爱抚。
    也许这是幸福。
 
 
    DECADE_Year Four
 
    『并非无处可去,你在的时候,仿佛处处都是家。』
 
    追随你的步伐,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
    中秋时节,最热闹的地方是神社,最清冷的地方是大街。
    可我偏爱大街。
    因为有你和我一起,像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闲晃。
 
    「你就不能选个好一点的地点嘛。」
    口是心非地吐槽。
    「你明明很喜欢。」
    你撇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什么非常明显的事实。
    原来我这么好懂啊。
 
    晚风有些凉,吹过十万八千里。
    不能说出口的话,是我喜欢你。
    想要你这么陪着我走到地老天荒。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也许哪一天,你就要离去,哪一天,你就要回去。
    罪魁祸首还是我。
 
    「去哪儿呢?」
    「随意走走。」
    「晚上十一点?」
    「我又不拐卖你。」
    「奇葩。」
 
    可是还是跟着你一起瞎走。
    月光笼罩着的寂寞的小城里寂寞的小街道,好像被施了魔法般温暖而美满。
    步伐所及,如同踏出了别出心裁的乐章。
 
    你和我说起许多。你的童年,那个曾带你还在大街上闲晃的人,那个偏凉又安宁的夜……你说的时候沉浸于其中。
    明明没有资格,我还是好羡慕。
    你倏尔转向我,异乎寻常地温柔,「灰原,你要幸福。」
    我偏过头,明白了你的意思。
    
    可我不会哭。
 
 
    DECADE_Year Five
 
    『这是不属于灰原哀的温柔。』
 
    额间发烫。是生病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颓然地扶着墙走到窗边。
    这一年的中秋赴不了约的人反而是我。
    
    连着一年时常熬夜,夜行性动物也会垮掉。
    可是还是觉得自己太过卑微渺小,在时间的洪流之中。
 
    「灰原……还好么?」
    你竟然来了。
    「我很好,没事。」
    「胡说。」
    你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用温度偏凉的手触摸我的额间。
    「好烫。」
    我无力地移开你的手,不想要他多余的担心。
    「没什么,歇一歇就好了,也不劳烦你跑来一趟了。况且……你不是还有那人吗。」
    「灰原!」
    你提高了音量,可是又立马弱了下去。
    我从床边走开,想倒茶水给你。
    你沉默地看着我,忽然开口说,「别勉强自己了,灰原。」
    我一愣,摇了摇头,「勉强自己?」
    你把你带来的月饼递给我,有些深沉地看了看我,对我说,「早点休息。」
 
    「晚安,灰原。」
    你在博士家住下,你怕我又熬夜。
    我闭上眼,觉得眼睛有一点湿润。
 
 
    DECADE_Year Six
 
    『也许我们都在勉强彼此。』
 
    你给了我两张电影票。
    是《爱因斯坦的光荣与苦恼的日子》。
    我最喜欢的电影。
    日期是中秋当晚。
    
    到达影院的时候你已在那儿等我了,还带着一个滑稽的大口罩。是生病了吧。
    「灰原,好迟啊。」
    明明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我哭笑不得,只当你是烧坏了脑子。
    「大侦探不会病傻了吧。」
    你露出半月眼,可是精神状态明显不如往常。
    我看得出你这次发烧感冒,病的实在不是很轻。
    知道你不会有事,可是还是有点担心。
 
    电影播放的时候你倦得很,还是强打精神和我搭话。
    你记得相对论中的基本原理光速不变,正如你对承诺的态度般不论是急是缓,从未改变。
    我第一次没有全身心投入到那些复杂的公式里去。
    当我们的速度足够快的时候,时空就会扭曲,时间会变得很慢很慢。
    我看着你,觉得莫名有一些感动与悲伤。
    我们过的,是不是天上的一年呢?
    
    电影散场的时候,播的音乐舒缓而忧伤。
    我凝视着累得快虚脱的你,轻声说,对不起。
    你却摇头,一直摇头,「灰原,你很好。」
 
 
    DECADE_Year Seven
 
    『甜得发腻。』
 
    「你来了啊。」
    今年中秋可是甜食店。
    你点了蓝莓果酱三明治,还有加了好多奶油和糖蜜的蛋糕,饮料是黑咖啡,和那些甜得发腻却格外好吃的甜点形成鲜明的对比。
    都是我爱吃的东西。
 
    我揉了揉眼睛,对你说,终于选了个好地点。
    你一笑,只是说,快吃吧。
 
    虽然说吃多了甜食会增重,但似乎我没有这个顾虑。
    我有点儿像饿了几天的人那样,在你的面前毫无顾虑地吃起来了。
    其实啊,偶尔这样子也还真不错。
    「你真像猫。」
    「啊,谢谢夸奖。唔,你不吃吗?」
    「今天就是专程来欣赏你的吃相的。」
    「喔,混蛋。」
 
    不管怎样,还是好吃的甜食和苦苦的咖啡最重要。
    至于什么「欣赏吃相」就权当没有吧。
 
    吃完了一堆甜食,我用餐巾纸擦了擦嘴。
    「好腻喔。」
    「你也知道啊。」
    可是很好吃。
    
    什么时候我们的日常也像这样,甜得发腻呢?
    
 
    DECADE_Year Eight
 
    『苍茫如海,纵使举步欲逃,又能何去何从。』
 
    书中清纯的女孩子总是喜欢穿着碎花帆布裙,在海边被微微的海风吹起一缕青丝,暖融融的阳光下绽放着纯真的笑颜。
    可惜这不是我。
 
    也许我更适合在黑夜,穿着骨灰色的休闲服,站在苍茫的海边,极目远眺。
    如同现在这样。
    第八个中秋,我站在你的身边,望着你,望着海。
 
    如果说对这样的日常没有留恋,那便是我的过错。可我望向你的时候,感觉到了海一般的遥远。我无法总是站在你的身边,索取温暖与爱意。我是困顿的,我是负罪的。我还欠你解药。可那将是我日常的终结。
 
    「工藤……」
    「嗯?」
    面对这样的大海,潮涨潮落,舔舐大地的时候,我们都是无处可逃的。
    「如果彼岸是一座小小的岛,那我想,我会不顾一切地游水过去。」
    「逃避?」
    「对。」
    虽然那不过是另一个监牢,禁锢着自由的翅翼。
 
    「灰原,不要逃避。」你顿了一下,眼里的神情一如那日他将我从公车上救出时那种不可言说的情绪,「我会一直在的。」
    我点了点头。
    你疑惑地看向我,确认似的问我,「你真的懂了么?」
    我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是啊,懂了。」
    我懂所有的剧目都会谢幕,没有谁会长久以来一直都在。
    可我随即用手拨水,泼了你一身水花,把话题撩开。你亦回泼我一身。
    夜间我们俩就这么打闹,真的好像就是孩子,还是低龄儿童那样。
 
    被海水舔舐的温柔,蛰伏于心底。就让我多感受一会儿温暖的景象,这样的话,就算有一天丢掉了一切,我也不会一无所有了。
 
 
    DECADE_Year Nine
 
    『看见过炫目的色彩,感受过绝世的孤独。』
 
    第九年的中秋,你约我到山顶露营。
    明知道你感冒了,我还是答应了。
    
    山上的风喧嚣万分,树叶呼啦啦地作响。
    在深夜里有些黯然地绿,仍旧是很美,波浪般地流淌着。
    你咳嗽着,和我一起支好了帐篷,坐在山顶看月亮。
   
    「灰原,你想过未来么?」
    想过。不管哪一样的未来,结局都是孤独且悲凉。
    「想未来能做什么呢?」
    可我却这么答道,把这个话题撩了过去,接着说。
    「工藤,我给你泡药。」
 
    钻木取火,在火苗中煮水、烧药,烟一阵阵升腾而起,映出了一个破裂而纯净的月亮。
    你坐在我身旁,想要帮忙,却无能为力。
    生活中充满了无能为力。
 
    我轻轻地吹着药,把药递给你,对你说,「趁热喝吧。」
    我在抖,声音在抖,手在抖。
    你有些关切地看着我,问是不是冷。
    我说是有点,但没事的。
    
    看着你喝药的时候,我几乎想要哭出来。
 
    我听着你谈天,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起那些奇趣的故事,评论起身边的朋友。然后,你说到了我。
    「灰原你啊……」
    你又一阵咳嗽。
    我摆摆手,示意你不要说下去了。
    我说,「我们是朋友。」
    仅此而已。我不想要听到我在你心目中的模样。
    你似乎愣了一下,不再作声。
 
    风愈刮愈烈,好像要把帐篷连根拔起。
    我说,去睡吧,晚安,工藤。
    你说,晚安,灰原。
    你看向我,目光里有一丝犹疑。
 
    今夜之后,或许我们的缘分已尽。
    我看着你睡下,轻手轻脚地留了言,然后离去。
 
    工藤,那碗药便是解药了。
    明天起来,你就会恢复原状。
    从此之后我不再亏欠你什么。
    灰原哀的使命就此终结。
    她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曾经存在过,现在存在着,但是,但是明天,她将不复存在了。
    「工藤,再见。」
    我咬了咬牙,看着你熟睡的面容,决绝地说了这几个字。
    
    灰原哀没有泪水。
    
    
    DECADE_Year Ten
 
    『Blue wonder.』
     
    异国咖啡厅里放着伤感而凄美的音乐,咖啡的热烟缓缓地弥散着。香醇与苦涩的味感在舌尖打转,我缓缓啜着,觉得这样的味道似乎少了些什么。   
    大概是苦味太淡。
 
    「Another black coffee, please.」
    我唤住从旁走过的侍者,对她这么说。
    她眨了眨眼,好像猜测出什么样子似的。
    「Dating?」
    「Hmm…perhaps.」
    我犹豫了一下答道。
 
    这是一场约会,我和他的约会。
    只不过,这一切将不过存活于我的幻想中。
    只不过,这是一场不会再有人赴约的约会。
 
    ——今天是第十个中秋。
 
    记忆如旋而升起的水花,缓缓在涣开的时空里溢散开来。
    
    十年了……工藤。你还会记得,那个承诺么?
 
 
    「所以说,这次是你请我?」
    熟悉的声音蓦然响起。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你。
 
    「工藤……」
    我讶然,唤出你的名字,仿佛你是一场破碎的梦。
 
    「是我。」
    你已不是少年模样,你已然恢复了那叱咤风云的气场。
    可你来了。
    你仍旧来了。
    我望着你,想说好多好多,可是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灰原,中秋快乐。」
    你坐在我的对面,喝起了那杯黑咖啡。
   「这样苦的东西,除了你,还有谁会喜欢?」
 
    ——Fin——
    
    后记:祝中秋快乐!
 
    在脑海中时,这是一个抒情诗一样的故事,跨越了十年,坚守着最初的约定。我以为柯哀应该这样的美这样的淡,十年的时间一起慢慢地长大、成熟。最近读了好几遍的《边城》,觉得他们间如同《边城》里的那些人、那些事,纯净、美好,但是孤独。他们之间的情感沟通不过点到为止,可是却真的情真意切。嘴上永远不会承认,可是内心里却爱得深沉。这就是柯哀。
   最后私心给了这样的结局,算不上HE吧,感觉更类似于OE。第九年柯南没有说出的话,权且就当给诸位留下幻想空间吧。也并非一定要说什么爱,只是灰原说只是朋友的时候失望是肯定有的。
    写这篇文章,也并非真的想表达什么,或许只是想表达一种情绪、一种意境。本身文章就是以中秋贺的形式呈现的。写作的时候窗外的风雨都停了,可是凌晨时候的狂风骤雨远远比第九年的那一章节要汹涌得多。这是一个特殊的、值得纪念的中秋。人是不会垮的,就算最后柯南没有回来,对于灰原来说,只是一种沉痛、一份遗憾。在这个中秋的时候,我所在的城市刮着前所未有的强台风,带来了恐怖与惊悚的记忆,可是风过了,博饼的骰子声依旧,人们从来不会被什么灾难真的弄垮。
    我写下的是我心中的柯哀,我记述的是再平凡不过的点点滴滴。
    拜谢读到这里的每一位。
    最后,虽然迟到了好几天,祝某只月饼生快&中秋快乐=w=。

评论 ( 8 )
热度 ( 15 )
  1. 源源姐姐是个老阿姨紫陌蘅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