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嘉司马】没入黑夜的影子(短Fin)

#嘉司马#
#平淡向#
#ooc注意#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偶然翻着wps里的存档发现了这么一篇竟是完结了的短篇黑历史orZ。
-实在记不得写过这篇文了 似乎是被点cp写的吧?orZ
-总之凑合着看吧w食用愉快



#没入黑夜的影子#


那是清幽清幽的月夜,绕着弯子藏着着踪迹的小溪穿过了石壁层层叠叠,在星月的指引下跳跃着哼歌应和着草原里的牧歌。

牧歌是说不出的悠扬婉转,诉着哀婉思愁的衷肠。一抑一扬,伴着月光的水流轻喃着思念;一顿一挫,映着星光的夜空低语着爱意。音符游离在漆黑漆黑的夜,像小小萤火虫的微弱光芒,一点一点地渗入人的内心。小心掩饰的细腻心思一点一点被细小的乐音毫无防备地剥离,那样的思念,那样的不舍,那样的……魂牵梦绕——

独属于内心里柔软角落的秘密,在缱绻着温柔地蠕动。

“您还是这个故旧模样呀。跨越了一个世纪,还不变呐。”白发苍苍的老者含糊其辞地低语,闭着双眼,沉浸在全然的黑暗中聆听着纯粹的牧歌。

唱着牧歌的是谁家的少年,哀婉着的嗓音,支离破碎在夜的深黑流转之中。想象中的模样依旧那一袭青衫,眉眼间的淡定从容中透着淡淡的忧愁,清癯的身躯在漆黑漆黑的夜里屹立着不动,背对着深邃了又深邃的峡谷,最为明晰的,是墨黑色的深沉深沉的背影,在清朗的月光的洗礼下,涂抹得好像几个世纪的年华一样的长。

——是谁家的思念谁家的泪呀……

清晰入耳的词,清晰入耳的曲。震颤着内心的感受依旧如故。

只是……那人,大约不过只存活于想象中了吧。想象中的那人,半个世纪前在那样漆黑哀婉的夜里唱着那样悲哀婉转的牧歌的那人,那让他魂牵梦绕了半个世纪之久执念如故的那人……大约,只是存活在想象中了吧。

包括他那深沉得动不得的背影。

闭上眼。

倒流的时光挟裹着晚风温柔的爱抚,牧歌的乐音断续着奏响……泛黄了又涂抹了柔和光晕的画面,从遥远遥远的彼岸飘摇过来,小小小小的船桨咕噜咕噜,打上了醉人的阴影。

“你好呀,少年。”依旧是熟悉的笑容熟悉的话语,停下来的绵长的歌声依旧萦绕不绝。温柔的声音撩起了少年的心绪。

“唔,你好。”少年有些羞涩地低着头看着那人垂到草地的青衫,还有漆黑漆黑的影子。

“离家出走?”眼前清癯的年轻男子眉眼里尽是温柔如水的笑意,虽说不明了为何有一丝悲戚的感觉,但亦不复重要。重要的大约是,那是一个一眼能看透对方内心的,能唱出绝美绝美牧歌的人。

少年有些讶异但又欣喜地点头,目光依然低垂着滞在那个黑夜中伟岸的影子中。影子里好像有乐音的精魂,荡漾着清澈的牧歌。

草原是个叛逆的广阔天地。为什么出走呢——因为爸爸说,你呀,总是这样子胆小,这样子懦弱,这样子的没有骨气,我也不能,总是一辈子一辈子罩着你呀……说的时候父亲的眼里几乎含有了隐隐约约的泪花,用温柔的声音去这样子责备一个尚未成熟的翩翩少年。

脆弱的少年心思细腻又敏感,不愿意看见父亲为自己的软弱悲叹,不要自己的懦弱去成为倚靠别人的理由。所以,就此出走。要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要开辟出自己的一个世界,不要做一无是处的寄生虫,不要做懦弱无能的胆小鬼,要热血着,要沸腾着,要以一己之力,燃烧、燃烧,即使化灰化烟,变成了灰烬,抑或再也不见,亦不再畏惧。

“我只做那个热血沸腾的少年,再也不要拥有胆小和懦弱的情愫!”对着清朗的月大声地喊出决然的誓言,以沾染着自己鲜血的刀子将誓语一笔一划刻在坚硬的磐石上。内心里是一团燥热的火焰,焚烧了一片荒芜的热切。

那么,在广阔的草原中,人类的渺小清晰可见。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爱的力量,没有知识的熏染。唯有孤独。孤独。孤独……孤独侵蚀着自己,从头到脚,一丝一毫,一点一滴,侵蚀着,侵蚀着,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撕裂,入侵,占据……

全然的孤独,彻头彻尾孤独的寒意。想要放弃,冰冷到没有热度的温度,内心里近乎崩溃的嘶吼。放弃这一切吧,去做一个懦弱的自己,唯命是从地安全地倚靠着他人……不要热血,只要理智,不要燃烧,只求自保……宁愿一无是处,也不要孤独至死。

一个人,面对寒冷与烈日,撕扯着嘴角勉强地想笑,却笑不出来,冷,寒冷,刺骨地寒冷,冷到笑不出来,甚至在悲哀的时候,连哭泣的滋味也不知何物了。自己一个人对自己日复一日地道着早安晚安,自己一个人收拾好衣物,自己一个人煮着干冷干冷的粥,自己一个人吃着糊成一堆的羹,自己一个人读着没有热度的文字,自己一个人下着一盘没有输赢的棋,自己一个人屹立在漆黑的夜里,自己一个人看着整个夜空的星星……

少年低着头,低着头,看着那深黑的影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受。或许是一种震颤。心在跳动的真实的感觉。悸动——

想要再一次软弱地去倚靠一个人,想要哭着扑进那个人的怀里,哪怕只是躲在他漆黑漆黑的影子下,就这样被庇护着不受任何伤害,不会孤独,不会难过……

“你呀,叫什么名字呢——”那个温柔的声音将少年拖回了现实,少年抬起头,对上了那人的清澈深邃的眼眸。那样的眼眸子,好像深藏着漆黑的影子,黑夜里深沉到神秘莫测。

“司马懿。”少年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好久好久没有了的真诚笑意,在夜里向前迈步,拉住了那人空荡荡的衣袖。

好像拉住了救命稻草,再也不想松开。

那人并没有挣脱,只是微微一笑:“小懿你呀,想不想要天下?”玩笑一般的口吻,玩笑一般的语气,玩笑一般的笑容,好像在对整个广阔天地开着诺大诺大的玩笑。

迷惘地看着他。迷惘而充满希望地看着他。迷惘儿充满希望又带有一丝的倔强地望着他。莫名其妙地完完全全地信任,就如同莫名其妙地完完全全地想要倚靠这个人一样。没有任何疑虑地,这样子,信任那个人。仅仅只是因为,他的一曲牧歌,和夜里深黑深黑的影子。

“好。”

“我叫——郭嘉。”那人报上了姓名,“不是什么神明,仅仅只是,想对你说,你完完全全可以的。做一个叛经离道的少年,拥有着常人没有的隐忍与耐力,去追逐,去实现……呐,也许可以说,不用凭借任何的外力,去赢取你的世界你的天下。不要问我为什么哦,小懿,你的眼神透露了一切,这样子渴盼又犹豫的眼神,热血又安宁的眼神。”他说着轻声笑了一下,双手搭上少年的肩:“不论经历了什么,我始终都会等着你,直到……永远。”

——为什么这样子说呢。

夜愈发的深了,内中流转的漆黑迷乱了整个世界——少年,男子,牧歌,还有,月光。

因为命中注定么?答案是否定。
因为因缘难灭么?答案是否定。
因为偶然巧合么?答案是否定。

那人与小懿父亲散着玫瑰馨香的约定,在那人三十八岁那年,终究是深深地藏于土中,化作了灰烬,再也……没有人知晓。包括,少年。

约定着拯救,约定着挽回,约定着扶持,约定着报恩。恩泽是一碗粥的救治,换来了一整个天下的福泽。谁也没有想到。

少年望着那人眼中的恳切和温和,当真觉得,大约是上天垂怜,神明下凡。要追随一生,要倾其一世……永恒呐。

后来的离别,笙箫宛若奏响于天国。漆黑的影子,没入看不见的黑夜。

神明的远去。

空落落地盯着远方,以为这样,就可以追随。

后来在魏,遇见了少年的神明。那是运筹帷幄的典范,执掌着一切的傲骨淡然。少年抬着头仰望,没有接近的勇气,只是……远远地、远远地,在不知名的角落,仰望着神坛上的那人,看着他微笑的淡然,看着他神情的自若,看着他……漆黑的影子,洒落整个大魏。

只是那样仰望着。

内心里是敬仰,是依靠,是温暖……

“我的神明——”在漆黑漆黑的夜里独自一人,想着他高驻于神坛上的模样,内心是温暖而可靠的感觉,好像有了家一般,不会孤独,没有悲哀,而是那样坚实的力量,直挺挺地支撑着他。

闭上眼。

耳畔里全然是他哀婉的牧歌,夜里坚实可靠的黑色影子。

永无畏惧。

携带着神明的歌声与影子,携带着他温柔的话语和微笑,一切的一切,都是光亮的彩色,泛着温和的光泽。

“啊,神明——”

坚定了内心的神明呵……以一辈子的念想来爱着您。

只是……

飘着大雪的深黑的夜里,冷得刺骨。那个神明的身影,没入了最深最深的黑暗里,再无天日。

再也听不到他温柔的话语了。
再也看不见他温柔的小意了。
再也无法见到他站在神坛的模样了……
再也无法全身心地完全地依靠着他了……

神明啊——

强烈的孤独感再一次毫无征兆地袭来,侵袭一切,撕裂一切,毁灭一切。

“再叫我一次……”
“小懿……”

他望尽了整片整片惨白的大雪,倾吐了无数无数挽留的话语,依旧只是……一点一点,看着那个伟岸的影子,没入了一片没有星光没有月亮没有牧歌阒寂到令人心慌的黑夜里,再也没有了声息。

泪,如雨下。
湿了一片的衣襟。

还有……
那一颗脆弱的心,被那汹涌的潮水淹没。

“我的……神明……”

至死也懦弱到说不出喜欢。只是那样无助地看着。

懦弱,懦弱。懦弱。

少年抹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看着湿淋淋的袖子,内心是全然的崩塌。

依旧还是那样的懦弱。

咬着牙,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哽咽。

再后来,少年受了器重。再后来,少年执掌了天下。再后来,少年老到头花发白。再后来……少年听到了那样熟悉的牧歌。

只是……再也不是那人的牧歌了。那人的牧歌,随着那人的影子,早就没入了那样的黑夜之中,再也再也寻不着踪迹。

——是谁家的思念谁家的泪呀。

内心熟悉地悸动着,悸动着……

“神明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为什么我会有这个天下,只是因为你啊……对着曹公举荐我,在你最后的光明时光?”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依旧还是那样子的脆弱,那样子的胆怯。唯有你那没入黑夜的影子,才是我一辈子一辈子的追随呀……可是,我找不着路,唯有好好地好好地,实践着诺言——那个天下。”

“现在那个就在眼前了。可是……我不想要。绝不要他。那是……仅属于你的物品呀——”

“我的……神明……”

“我只要做那个深爱你的少年,再也不要什么天下什么勇气……”

“陪你的影子一起……”

“没入最深最深的夜里。”

那里——

有你的牧歌,你的身影,你的微笑,你的低语……

是否还会听见,你对我说——小懿你呀,要不要这个天下呢?说得像句认真的玩笑话呀。

夜,好深好深了呢。

-Fin-



【噫借个地预告一下会有中秋贺文但不是三国相关而是静临ww其实已经写完了就是没有打字而已=v=。字数还是有保障的质量就说不定啦ww。就是酱啦ww。】

——by 橙子。

评论 ( 5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