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临帝】a love story(短Fin 七夕贺)

-其实本来是某脑洞的番外,然而正文遥遥无期,于是就只有番外了……
独立成章没有障碍。

————

A Love Story


楔子


在很久远的年代里,乡间小镇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据说,在每年七夕,听了这个故事的人会交上好运,所以,每到七夕的时候,每一对情侣都会拿着故事书,一方大声地念出来,另一方满怀爱意地虔诚地聆听,期冀着奇迹般的爱牢牢地蛰伏在柔软的心间。

那个故事的开头一如所有的童话故事,写着——“很久很久以前……”。
具体有多久,没有人知道。甚至连最博学的老者也无从知晓。
因为是久远到估摸不出年代的缘故,所以,再怎么情真意切的真实的故事,也会像童话一样,蒙上一层朦胧的梦幻感,最终成为了人们口中代代相传的童话。

也许是那个故事真的很灵验,又也许只是人们的迷信。
谁知道呢。
不管怎么说,那个童话故事的名字是——
a love story。

——来自临也先生的免费情报


1.
“收到我给你的情报了么?”
“收到了。”
“那么想必,你一定还没有试图看过那个童话故事吧?因为,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顽劣的玩笑,小孩子的游戏。”
“是这样。”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啦,不过,我来读给你听吧。”




2.
很久很久以前,苍茫的大海上唯独只有一座孤岛,而那座孤岛上唯独只有一个人。
可以说,他统治了整片的海洋,是王,海之王,头上戴上贵重的缀满了珠宝、嵌满了黄金的王冠。
可是,他厌倦这样的生活。
王冠很重很重,重到几乎压垮了他的脊梁骨。
统治很累很累,大海不会听话,也不会收敛。
他想,不要王冠的重量,不要提及统治,只是纯纯粹粹,在海洋的中央,等待另一个人的来临。

海之精灵告诉他,假如千年之内有人与他相爱,那么,他可以从这枷锁中逃出。
他觉得,海之精灵十分了解他,知道他不要王冠这样沉重的枷锁,所以告诉他这个事实。
——千年之内倘若有人与他相爱,那么他就可以从这枷锁中逃出。

唯一的方法,是等待嚒。
等待人的到来,等待人的爱意。
这样子毫无念想的仅凭着一丝希冀的等待,究竟,能有多持久?
海之王并不知晓。
他只是默默默默地等待,在时机没有来临的时候,按耐住自己逃离的念想,安分守己地统治着自己这一方广阔海洋,不论多么多么倦怠。

等呀等,也许是过了几百年,终于来了一个人类。
他踏足这片孤岛,遇见了执掌着海洋的海之王。

“人类,请爱上我吧,我也会爱你。”
海之王对第一位前来朝圣的男孩这么说。
男孩很开心,对海之王说:“啊,我一定,不论如何都会好好爱着你。”
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在孤岛上终日里打打闹闹。
一起捉蜜蜂,采菜叶,捞鲜虾,钓小鱼,并且总是乐趣无穷。
这就是爱吧。他们想。
假使两个人一起做着同一件事情,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愉快,就是意味着,两个人相爱了嚒。

可是王冠并没有被摘下,枷锁依旧束缚着海之王。

海之王终于按耐不住,问那海之精灵:“为什么还没有摆脱束缚呢?”
海之精灵笑着说道:“我的王,这不是爱。”
“那这是什么呢?”海之王困惑地问。
“这是友谊。”海之精灵微笑着说。
那么,两个人一起做着同一件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愉快,就是意味着,两个人之前,存在着友谊。
海之王点了点头,开开心心地对第一个朝圣者说:“我们是朋友啊!”

有朋友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可是并不能使海之王从神位的禁锢中解脱。
于是他继续等呀等,也许是又过了几百年,终于又来了一个人类。
她踏足这片孤岛,遇见了执掌着海洋的海之王。

“人类,请爱上我吧,我也会爱你。”
海之王对第二个前来朝圣的人类这么说。
女孩的脸泛着潮红,安静地没有说出话来。
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不是拒绝,也不是接受。
海之王并没有生气,他很开心,叫来了男孩子和女孩子一起玩耍。
三个人在一起并肩而行穿过孤岛的海岸线,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因为可以游戏,可以聊天,可以吐槽,可以……
海之王隐隐对女孩子有一丝爱慕之情,可是,也不甚明确。
那样子的感情,是爱嚒?

可是王冠并没有被摘下,枷锁依旧束缚着海之王。

海之王终于按耐不住,问那海之精灵:“如果这个也不是爱,那这是什么呢?”
海之精灵笑着说:“我的王,这个是懵懂的喜欢。”
那么,对于女孩子的隐隐爱慕,就是懵懂的喜欢了嚒。

——可是究竟什么才是爱呢?
海之王按耐着心中的疑问,想着,要不,就继续等待下去吧?

人有旦夕祸福,无关是凡人,还是王者。

海浪波涛汹涌,驾驭着浪花的海之精灵从遥远的深海处翻腾起来,在孤岛周围翩跹起舞。
海浪冲散了男孩、女孩,还有,王。

海之王焦急地呼唤着男孩和女孩,眼神里充满了不安与焦灼。
还有自责。
还有愧疚。
——身为海之王,竟抵御不了海水的攻击,眼睁睁地懦弱地看着一切四分五裂。
——要变强。要变强。强大到能驾驭住海水,强大到能只手遮天,强大到能……保护住所有所有身边的人类。
——不要王冠也罢,不要这枷锁也罢,只要变强,足够的强大就好……

就在这时,海之精灵微笑着出现在海之王的面前。
“我的王。”海之精灵依旧是笑着,迷蒙而神秘地笑着,行着屈膝礼,尔后缓缓地说道,“您,需要我的帮助嚒?”
海之精灵说的很谦卑,好像确乎在征询着谁的同意。
海之王疑惑地看向海之精灵,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的王,我可以使您变得更加强大。”他的眼里带着某种笃定,像是磐石一样让人感到安稳。
海之王怀着欣喜,可是依旧是安稳地笑着说:“真的嘛,那太谢谢你了!”

海之精灵教给海之王很多很多。
关于驾驭海浪的咒语,关于探寻真理的道路。
凡此种种。
海之王学得很快。
他很快就掌握了驾驭海浪的正确方法,了解了世界上无处不在的许多真理。
可是还是不明白什么是爱。

他将浪花退去,奋力地在孤岛上重建。
——要建好漂亮的家园,建好更美好的孤岛,好让他们开心地回归这里。
——顺便,去寻找爱。

海之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在海之精灵的鼓舞下,将孤岛重建得井井有条。
可是海洋却是一片的混乱。受了咒语的海浪,在海洋的深处蠢蠢欲动。
推波助澜的海之精灵,带着孩子般的笑意,温柔地看着被施以咒语的海浪。
海洋里面好像隐约有着不妙的气息。
海的深处像是涌动着不知名的不安与惶恐。
莫名的焦躁。

海之王开心地在宝座上俯瞰着美丽的孤岛,想要找回分离开的同伴,这才发现,男孩和女孩都不知道去处何方了。
好像是,彻底地消失在了海浪的席卷之中?
在那些,受了他的咒语的海浪之中?
海之王有些讶异,但是并未惊慌失措。
这时,出现在海之王面前的,是引领他走到这一步的海之精灵。

“我的王。”海之精灵依旧是怀着温柔的笑意喃喃地说,“您知道什么是爱嚒?”
海之王摇了摇头,镇定地问:“能帮忙,拯救那个男孩和女孩嚒?”
“不,我无法做到,我的王,很抱歉。”海之精灵温和地说,语调很是平淡,看不出情绪,尔后他微微扬起了语调,“可是——我的王,请允许我走上前去。”
海之王冷静地点着头,看着走上前的,美丽又温和的海之精灵。
海之精灵依旧是笑着,说不出是什么情绪的微笑。

“我的王。”他忽而环住了海之王的脖颈,眯眼笑着,温柔地将自己的嘴唇覆在王的嘴唇上,轻缓得好像羽毛般,带着梦幻的色彩,“我,爱着您哦?”
“我……也是?”

沉甸甸的王冠终于从海之王的头上脱落,那个不再是王的少年,快乐地笑了起来……

什么是爱呢?
——爱呀,就是一种信任与被信任的疯狂哦?倾尽全力付出一切,但是也是要求平等的回报的这样子的东西哦?
这是海之精灵给出的解释。

3.
“听累了嚒?”
“啊,并没有。”听故事的人很开心地笑了起来,“相反地,我其实很喜欢这个故事呢。能告诉我故事的结局嚒?”
“故事的结局……”
说故事的人顿了顿。
“你要知道?”
“故事说一半总不好……”
“啊那好吧。该怎么评价那样的结局呢。我说不清。”
他低着头,翻开故事书的最后几面。

后来啊,那个不再是王的少年快乐地逃离了这一切。
带着笑意,带着爱意,葬身于自己所缔造出来的那个世界之中。
随波逐流的男孩女孩,泯灭在了苍茫的海中。
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向何处。

至于海之精灵,他守候在大海的最深处,等待着下一个缺少着爱的孩子。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a love story.

“讲完了。”说故事的人有些冷清地合上了膝上摊开着的故事书的书页,同时阖着眼睛像是累了一样。
似乎真的是累了。
面前的少年有些迷惘地看着他,忽然就突兀地出声询问:“还好嚒?”
“好得很呢。”话虽是这么说,但也不知道真假几分。
听不出情绪。
“诶,那个……”
“什么事?”有些懒散的语气,似乎不同于平时的活力十足。
“那本故事书,能送我嚒?”少年的声音里,似乎充满了渴盼。
“不。”坚定地回绝,他并未移动一丝一毫,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一样。尔后他温和地笑了一下,作出了解释:“要是将书交出去了,那么交到的好运就会不翼而飞了。”
“谢谢你,临也先生。”
“阿拉,帝人君,你这是要告辞了嚒?”临也忽然恢复了平时的语调,好像很开心地笑了起来,从粘着的椅子上蹭地立了起来。
“嗯,是啊。今天和园原同学有约。”少年带着些歉意温和地笑着。
“哦那好。还是赶快去吧。要是迟到了,那就不好了,抱歉耽搁了你这么长时间,大约,让你觉得无聊了吧?”
“不,不,一点也不。还要说,谢谢临也先生了呢。”少年仍旧是笑着,“毕竟,非常喜欢临也先生念的童话故事哦。”
“再会。”似乎是失去了兴趣,折原临也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从头到脚给人以/冷淡/的感觉,甚至连多余的话语也不是很想说的样子。
“那么再会啦。”少年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临也目送他出了门,目光有些呆滞地盯着放在椅子上的童话书。
他拿起书,坐在那儿,一个人,一页一页地翻过。
伴着午后阳光的温和,风声的沙沙。
——折原临也孑然一身,翻读着那本故事书。
带着些怀恋,带着些迷惘。

“你有空看帝人的情报整理手册,还不如上来帮我整理其他资料!”波江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帝人情报整理手册。
说起来,就是临也所搜集的帝人成长录。从幼年到如今,所有的照片,发生的事件,诸如此类。
才不是什么故事书。

临也移开那书,深深叹了一口气。
——帝人就是人类。
——而我爱人类。
——然而我的七夕依旧是孤身一人。
——果然还是单向暗恋。
——真是……好讨厌啊……

什么是爱呢?
——爱呀,就是一种信任与被信任的疯狂哦?倾尽全力付出一切,但是也是要求平等的回报的这样子的东西哦?
折原临也孤独地笑了一下,补充道,爱嚒,大约还是认为拥有它的人心底的幻想……
幻想。

4.
今天没有约会。
要约会的人已经见过了。
该听的童话故事已经听过了。
为什么撤走了呢,像是懦弱万分地逃离开了。
大约是因为——再呆下去会哭出来,哭出来的话……太显脆弱。虽然说逃离倒是更怯懦的表现,不过怯懦不被人看到就不算是怯懦了吧?
——和园原同学的约会是随手胡诌的幌子,七夕这一天,全部的时间都属于临也先生。不论他要让自己做些什么。

哭了。
居然哭了。
明明连要自杀的时候都会笑着的龙之峰帝人,哭了。
因为一个童话故事哭了。
因为那个说童话故事的人哭了。
——临也先生真是傻瓜,那本书,谁会相信是故事书呢?
——临也先生我真的明白了你有多在乎我。
——可是我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a love story.

他轻声地念出题目,颤抖地在风中发笑。
哦,a love story……
——假使我和你的故事,与爱相关。
——类似于别扭地相爱,那么结局会是怎么样?

什么是爱呢?
爱使人的内心软弱,使人的内心犹疑。
爱着人的时候疯狂而又怯懦。
因为那些深沉的爱意到了嘴边依旧说不出来。

凝望着蔚蓝的天,铺天盖地的温柔的颜色让帝人沉醉。
——我想拥有全部的非日常。
——全部的非日常的正确释义,是一个名字。
——折原临也。

5.
半夜十一点,临也从椅子里翻身而起。
工作室的门被打开了。
以不设防的方式。
握紧了口袋中的小刀,冷冽地笑了笑。

“诶……帝人?”明显是万分讶异,松开了握紧了的小刀。
帝人走上前,微笑着,诚恳地,盈溢着泪光般,望着折原临也。
“临也先生,七夕快乐。”
“七夕快乐,帝人君。”

“我……”帝人继续微笑着,吞了吞口水,“爱着临也先生?”
临也的笑容浮现在面前,有些意味不明,笑着说:“这有什么意义嚒?”
赋予爱的神圣感,像是天使的光环,责任的重担。
其实是逃避了。怯懦。到底是谁最怯懦啊。

“我想要……”
——吻。
临也知道。他俯下身,温柔地满足了帝人。
“这样子,对吗?”稍显欠揍地带着无害的笑容向帝人询问。
帝人看到了故事书模样的书,瞥了一眼标题,原来是帝人情报整理手册。
帝人心里暗自笑了一下,就算是喜欢,临也先生也绝不会在他人之前先表露吧?

“那么……”
“我一点都不会介意帝人君的哦。”临也抢过话头也不顾帝人是否要表达的就是那个意思,“因为帝人君,就是典型的人类呀!我非常乐意,如果帝人君愿意做我的人类观察日记的素材的话。”
真是……欠揍啊。
而且别扭。
帝人笑着摇了摇头。
“临也先生,这里不胜荣幸。”

在心口颤动着,说不出的词,叫做——
Love。
爱。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故事的结局,是近乎残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相爱的人。
互相知晓心意,却都怯懦得别扭。
也许仅仅只是知道,也许仅仅只是互相等待。

什么是爱呢?
爱是无望地互相等待,爱是破碎至说不出口。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a love story.


-Fin-



七夕快乐哦,烟王殿下=w=。
——by 橙子。

番外后记:先拜谢读到这里的每一位。
这大约是一个非常平淡的故事吧。结局不像是BE,也不像是HE。
在我的心目中,临帝可以互相爱着,可是却无法以常人正确的方式平稳地共度时光。也许是因为这样,再加之个人的BE情结,所以我无法给出一个完全HE的结局。
他们都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他们同样都有着与爱相关的权利。不会完全地被爱排斥,但亦无法正确地去爱。
在那边的世界他们是无可厚非的强者,在情感的世界里他们是有些怯懦的弱者。
不明白爱的含义,所爱含着扭曲,含着无望,还有怯懦。
但愿他们都有能明白爱的含义的那一天,这样就能更好地相处了。
这里就小小地中二一下吧——其实我呢,才是那个最想好好爱你们的人哦?要是你们给不了彼此最好的结局,那么我愿意陪你们吃火锅直到永远哦?
好了,再次拜谢。

by 橙子。

评论 ( 2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