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处黑暗,也要做行走在黑暗中的王」

© 紫陌蘅汐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末路之爱(短Fin 七夕贺)

末路之爱


cp:德拉科&哈利

-极大可能ooc
-七夕贺文
-文笔渣请见谅
-可能算是BE



-
恋爱的热度若持续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哪怕是已然到了末路绝途,天边是泣血的残阳渲染出绝望华美的气氛,恍然间盛开了曼珠沙华,内心里应也是会像火一般灼热地焚烧,化烟化灰,只要疯狂地爱恋着那个人也好。
即使平日里未曾显露,末路穷途,再无人能抵御。
唯有爱。
被称为,末路之爱的,绝望而又疯狂的绝无仅有的爱。
-


深秋时节黄昏泣血,残阳冷淡地挂在高高的空中,云霞是大片大片醉人的酡红,好像曼珠沙华的颜色。
曼珠沙华,通往地狱的绝美的花。
这是,要死了嚒?
德拉科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苍白得稍显病态的脸颊上写着说不出的情绪。不像是眷恋,亦不是冷淡仇恨,甚至于也不算是爱意。
像是,说不清楚的莫名的愉悦。
原来,自己也是要死了。


如果生命的消逝是一种孤独,在孤独的侵袭之中亦无自我掩饰的必要。
唯有深沉地去爱着那份孤独,将自己的内心剖解给孤独,才算是完成了生命。


卷入漩涡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什么?
不是家族不是亲人,不是荣光不是仇恨。
浮现出的仅仅是一双手,千百年的光阴似乎转瞬即逝,被甩开,被甩开,被甩开……
重复着的不过唯一的画面,一帧一帧,清晰得恍如昨日。


圣人破特……

闭眼皱眉喃喃地念着。

胸口一阵炽痛,似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淌过。
胸口的刀剑仍旧在那里,冰凉冰凉地刺穿了生的渴念。
也许炽痛并不来自于伤口,而是来自左胸,那颗艰涩地跳动着的,流失着鲜血的器官。


圣人波特……


像是催眠曲般喃喃低语着的名字在脑子内回荡。
伴着温热的液体流失,伴着生命体征的逝去。

丧钟一般的……
“哈利波特”在脑内回旋翻转。
像是王冠,像是无上荣光,又抑或只是……
恨一般的爱。


德科拉一辈子一辈子不能明了他和那个波特究竟对于彼此算是什么。

是被甩掉的双手酝酿的恨意。
是淡漠的笑意嘲讽的对象。
是必须捉弄到对方求饶的目标。
是势不两立的死敌却又无法痛下杀手的怪异。

可以嘲弄他到无情无义,却不会真正下手杀死他。
可以玩弄他到灭绝人性,却不会真正让他受伤害。

矛盾到了极致。
德科拉马尔福,面对着波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我绝不想将你这蔑视礼法的败类留去见明日的阳光。”
说的时候咬牙切齿,感觉牙根都要断裂,可是,当那一天真正到来,不是来自左胸闷得窒息的扯痛,就是双手无力地疲软——出自比本能更为本能的身体的反应。
连伪装上残忍的微笑都难看得叫人想要哭泣。


大救世主可是救过自己三次。
一次,漫天飞扬的烧红了天的大火里把那个困于火场的自己救了出来。
一次,甩开了贵为马尔福家小少爷的自己主动伸出的双手,就像斩段孽缘般的果决。却又像是一个救赎——在他受够了周围满是阿谀奉承的“朋友”之后。
还有一次……


德拉科疼痛得呻吟起来。
啊啊,真是,快死了呀……
脑海里是大片大片的草原,草原里站着那个迎风歌唱的名叫哈利波特的男孩,微微眯着眼睛笑着,在辽阔无边的寂寥宽阔感中,他在微笑。确切地微笑着。
对着蓝天,对着白云。
像是梦幻一般富有魔法的歌词,他张着口缓缓地吐出每一个漂亮得像花瓣一样的音节。

Lonely boy, your shoulder is so sad
And you rent air like to took sets from the sky
If I talk about you
I do not dislike then
All I want to do is cry
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cry
Lonely face......

无处可逃。无处可逃。
就像是男孩的歌声没有任何阻碍,美妙的乐符尽数流入耳畔。
草原广阔到没有藏身之处,甚至于没有桎梏。
情感无从逃避,唯有直面。
那样的歌声,迷醉了心魂。
不能否认,无可否认。

哈利波特……

内心里喑哑地呼唤那个名字。
为了他撩动自己心弦的歌声,那种孤独感破裂感,还有隐隐的共鸣感动,尽数幻化作冲上去狠狠嘲弄他的念想。
因为甩开手的仇恨依旧历历在目,那样子露骨的漠视,漠视了马尔福,漠视了德拉科,将那个至高无上的自尊撕裂了又吐上唾沫,马尔福和德科拉,谁都不会轻易原谅——
那样的仇恨,就算是一辈子,一辈子,也要还清。

只是……

飘渺的字音落入耳畔。

Lonely face......

Draco Malfoy.

All I want to do is cry.
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cry......

被夹杂在中间呼唤着的名字。

内心的坚冰轰然地碎裂。
从外而内,一层一层,化作了流水,嘶嘶地漫过心间。

蠢狮子大疤头!

极力掩饰着那个事实——从那时起就爱着你。
像恨一般的爱着你。

那天的最后一幕那个名叫德拉科的冷淡少年蹲着把头埋入自己的膝间,臂弯抹着自己滴落的泪珠。脸颊的苍白和感情的炽烈一起藏入了深深的土中,想要伴着泪珠一起尘封。

懦弱地咬着自己的手臂,阻止自己喊出那个名字回应的冲动。
懦弱地扯着自己的衣角,阻止自己想站起来拥抱那个仇恨着的少年。

直到自己终于不再失控。
从泣血的黄昏里脱身而出,那个名叫哈利波特的男孩依旧在。
德拉科挂着淡漠的笑意走过去,伸出自己的双手,等待着同于之前的甩开,然后,确切被甩开了,他有些落寞,却仍有带些冷漠,抑制不住颤抖地说——
“我绝不想将你这蔑视礼法的败类留去见明日的阳光。”
说的时候咬牙切齿,感觉牙根都要断裂,可是,当那一天真正到来,不是来自左胸闷得窒息的扯痛,就是双手无力地疲软——出自比本能更为本能的身体的反应。
连伪装上残忍的微笑都难看得叫人想要哭泣。


有多少次自己看着男孩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深处。
自己侧着脸冷淡地望向男孩。
Lonely face......Draco Malfoy.
似乎总会有这么一句飘过。
恨一般的爱,从心中升腾而起。
诉求为——杀死他。
渴念为——以求回报。
杀死他,因为恨他。
以求回报,因为爱他。
目的是矛盾地去爱着那个自己恨着的人。
于是冲过去,在哈利的必经之路将他绊倒,让自己的手掌的烙印留在那个家伙的脸上。

疼得发热。
并非每次都会得逞。
亦有时候被以轻蔑的方式无视,内心升腾起了更为浓烈的复仇之火甚至漫过爱意。
别无选择的错觉。
有时候是路上设置的绊脚石,墙角边盛满水的摇摇欲坠的水桶,抑或是一个隐蔽的陷阱。
手持着利刃,指着那人的心,冷笑着说些什么威胁的话语。
“明天的阳光就是妄想。”
“明天的希望就是虚无。”
“所以说,去死吧!——圣人波特。”

就算是挂着残忍冷漠的笑容,眼里藏着不顾惜一切的恨意,最终的结果也不过,弄脏了那家伙的衣服,自己的衣服也挂了彩。那家伙摔得生疼,自己的膝盖处也一块淤青。或是两个人纠缠着一起掉进了预设好的陷阱中。要是划伤那家伙,自己的手上必定也有类似的伤痕。

从未全身而退。
并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是内心的怯懦。不肯承认的怯懦。不肯承认的面对圣人波特的怯懦。

泼那个家伙一桶脏水,脏水倾泻而下的时候几乎惊叫着替那个家伙挡下了半桶脏水;在暗处看着那个家伙接近了绊脚石,又心里生疼,扑过去扯着他躲开,笨拙地让两个人都跌在地上;看见那个家伙逼近了陷阱,就会以光速冲过去,像生怕他掉进陷阱的样子扑过去保护他,可是一扭打起来,就一起跌落了下去;每每拿着小刀划那个家伙,一划到就惊得把自己的刀乱扔,时常伤到自己的手……

每每这样,冷漠的少爷德拉科总会拉下脸来,阴沉着靠在墙边或是石壁上,说:“你这个赖死不活的家伙怎么这么笨啊。”
然后被皱着眉头嘲笑:“笨的人明明是你吧......”
拍了拍尘灰抖了抖衣服,少年德拉科觉得这样子太不符合马尔福形象。
于是冷淡地扯起嘴角,扔了一块干净的手帕在哈利头上,自己用袖口抹了一下伤口处的血,冷冷地说:“再这么笨,下一次,我绝不会将你这个蔑视礼法的败类留去见明日的阳光。”
尔后总是低声说,哈利哈利,这件事情是德拉科做的你就这么说吧,千万别说是一个马尔福做的……


回忆里的画面随着最后一个颤音一起破灭。
现实里依旧是血的温热,以及回荡着的诗一般的“圣人波特”。
间或有着牧歌般的回应“lonely face……Draco Malfoy.”……
像是现实与回忆交织,爱和恨重合。

时间像是滞住,天地不留情地旋转。
原来自己,也是要死了。

要说有什么憾恨嚒——
大约也就是,还没有好好和那个死家伙说上一声,其实我也是爱你的呀这样子难以开口的话语。
恨一般的爱着呢。


那么现在,德拉科少爷正在死去的现在,那位被恨一般地爱着的圣人波特,究竟身在何方?
——————
先把时间轴稍微往前拨一拨,拨到德拉科少爷还在活蹦乱跳的最后时刻。

德拉科的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刀尖沾染着剧毒的圣剑。
少年的面前只有唯一一个人——圣人波特。
在交谈着什么。
双方的嘴都翕动着。

暂且先说那把圣剑,那是马尔福家族尘封了千百年的利器,具有着超凡的灵性,可以刺穿灵魂,将灵魂幻化为更为虚无的物体。对于实体来说,一旦被刺伤,意味着万劫不复——又或者,末路之爱。
会在死亡的漫长时刻里想起自己的所爱,耳畔边萦绕着所爱之名,口中喃喃低语着爱他的话语,不会停歇,无法止息,唯有被所爱之人听到了呼唤,得到了真爱之吻,方才会安详地死去。
否则如同炼狱,感受着疼痛,感受着无力,忍受着折磨,忍受着悲情,没有逃离的途径,唯有承受。

那么,拿着圣剑的少年,在说这些什么?

“你偷出了你家族的圣剑?”带着沉着的讶异着。
“没错。”刀剑摸索着移动到了对准对方心口的位置。
“杀了我这个目的,值得动用圣剑?”
握着剑的手强稳着坚定。
“一点都不值得。”
“那为什么……”
“因为你是救世主,你是圣人波特,这个理由,足够充足了嚒?”
因为想要知道,圣人波特,是不是对自己怀有同样的情感。
因为想要知道,对于圣人波特的爱意,是不是自己一厢情愿。
闭上双眼就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唤——“Lonely face……Draco Malfoy.”,好像低喃着的爱语,神圣般闪着光泽。
那么,对方,那个叫圣人波特的人,是否,像自己这样,恨一般地爱着呢?
那种情感就是,哪怕杀死了你也要知晓这一切。
知晓你的内心,知晓你的情感。
好不会说,输掉了所有这一切的人是自己。
“圣人……波特。”哈利似乎忍住了笑意,并没有找出其中的因果关系呢。
德拉科苦笑了一下,握剑的手并没有放松。
哈利轻轻地笑了笑,等着那把剑的到来。
或许只是,从来没有勇气说出来——那天的歌声,是一曲温柔的情歌,情歌的接受对象,是那个叫做Draco Malfoy的男孩。为什么——因为恨一般地爱着他。为什么——因为不愿意承认那样扭曲的爱意。为什么——因为不想比那个傲慢的家伙懦弱。
也许,并非是自己一厢情愿呢。所以可以微笑着迎接那一切,然后,等着圣剑割裂那最怯懦的自己,好让自己疯狂地去承认这说不出口的一切,之后就可以等着Draco的吻,几乎带着泪水的嘲弄对他说“Draco,就不愿意小小承认一下,你也喜欢我的事嚒……"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冰冷的刀尖刺入面前人的胸口时,哈利竟抑制不住惊叫起来。
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的呼喊里带着哭腔,可是也有无能为力的哀楚。
“你这个……笨蛋!”

事情回到方才的一幕,德拉科不停不停喃喃自语,吐着奇怪的字节,胸口是冰冷冰冷的圣剑。脸上的表情混杂着愉悦,或许还是有些许希望,爱,还有恨。

唯一清晰的是自己的名字,在被呢喃着呼唤,温柔地,虚无缥缈地,不带有任何任何冷淡的呼唤——
“哈利……哈利波特”
哈利的内心里是异乎寻常的惊悸。虽说那道奇异的闪电早已将周遭照出了光明也知晓那唯一的可能性,只是依旧惊悸。

恨着自己的人爱着自己。

口里吐露着疯狂的话语。
德拉科的眼里流转着痛苦而深沉的爱意。
胸口淌着温热的血液,心紧紧抽痛。

等待着,倾诉着……


Lonely boy, your shoulder is so sad
And you rent air like to took sets from the sky
If I talk about you
I do not dislike then
All I want to do is cry
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cry
Lonely face......


愿主给予你安宁。
愿在天之神眷顾。


哈利接着德拉科疯狂的话语里谈及的歌曲,低低地哼唱了起来。
那首……
Love song。
阔别多年,爱意只深不浅。
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cry......


泪水顺着脸颊掉落,像是绽开的荼蘼花,等在末路的途中。


德拉科马尔福的表情扭曲到痛苦的模样,几乎拧成一滩的水。
哈利俯下身子,听见了德拉科低低的话语——“我绝不会将你这个蔑视礼法的败类留去见明日的阳光。”
熟悉得好像恍如隔世。
“可是我还是输了呢。”
不知道眼眶中究竟是藏了多少的泪水没有流出。疼得咬牙呻吟,疼得身体颤抖。骄傲的德拉科似乎微微昂起了头颅,带着熟悉的傲慢睁开了双眼——
“哈利……”

呼吸却被轻易地堵住。
哈利的唇抵住了他,温柔得好像羽毛的殒落。

Draco Malfoy,大傻瓜,你真是……
大傻瓜。

哈利在心中哭泣着嗔怪。

Your shoulder is so sad……

伸出手,抚摸着德拉科安详下去的脸庞。
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德拉科的手,仿佛像是对多年前错失的致歉。

哈利你知道吗,救了德拉科的第三次……在此时此刻。
命运般的救赎。
命运般的回报。
命运般的开头与结局。
挽救的方式,是爱的浸染,带着深沉的歉意,幻化成为永恒。

末路之爱,大约就是——
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却怯懦得不敢说出喜欢。
唯独只有一方的死亡才是爱情的开端。
否则别无选择无人承认。
否则一厢情愿自高自大。

所以说——
“大傻瓜,从现在开始……我一直一直,都会好好爱着你。”
“我、也是。”

世界像是涂抹上了死了一般的沉寂和灰白。
末路之爱。

-Fin-


【呐,祝我家萌攻曦/子七夕快乐啦,以及入学考试都要顺利哦~】
2015.8.20
-by橙子

评论
热度 ( 13 )
  1. 曦_Vicky紫陌蘅汐 转载了此文字
    yoooo